芸芸是昀昀

艷后大人,請求您來我迦吧!

拼死畫出來的!!!@

霹靂 假如妳在看小黃本,被發現了……

綺羅生

不得不說,這雖然是一本低俗刊物,但它人物刻劃描寫生動、玩法多樣,讓妳一而再再而三地看下去

「…不知夫人是在看什麼看得如此津津有味,不如給吾瞧瞧…」

妳被突然出現的綺羅生給嚇住,手一抖,書直直往下掉,而他眼明手快的一把接著,慢慢地翻看。

看著他貌比潘安的俊臉漸漸染上漂亮的桃紅,妳自己也忍不住臉紅了起來,扭扭捏捏的抓著自己的裙擺。

他清清喉嚨,「咳、咳…沒想到夫人居然有這種…嗜好?」,看他不敢直視妳的眼睛的樣子,妳現在就想挖一個洞把自己埋進去。

「…夫人還是少看這種書為妙…若真要看,吾可以陪妳實踐實踐…」

妳不敢相信,這種話是由他親口說出的,摸摸自己的臉,妳敢肯定妳的臉像煮熟的章魚一樣紅。

妳害羞地氣急敗壞大叫「--大、大白天的!說什麼傻話!!」

不過妳倒是誠實地撲進他的懷裏,像個小貓似的。

最光陰

在妳看得最歡的時候,手中書突然被人搶去,妳本想和那個人好好「理論」,結果一看到是自家老公就焉了。

他專注的看,看得妳冷汗直流,雖然妳表面冷靜,實際上內心早已慌得不知所措。他挑起了眉毛看向妳,讓妳感到一股惡寒。

就在這時,他把你打橫抱起,妳又慌又羞,雙腳不停亂蹬還邊大喊:

「--最、最光陰!!你快放我下來!」

他低下頭,以妳能感觸得到他呼吸的狀況下,曖昧道:

「--看再多書也沒用,不如親身體驗…」

聽到這句話,妳就知道要發生什麼了。妳不死心的向小蜜桃求救,可最光陰就像狗一樣吻住妳那喋喋不休的嘴,最終還是進了房做了些不可言喻之事。

而一旁的小蜜桃:我感覺被發了一口狗糧,有這麼虐待單身狗的嗎!

巧天工

「--在看什麼?」

妳偷偷摸摸看書的樣子吸引了她,她搶過妳的書,快速地翻著書頁,之後一臉嫌棄地嘖嘖兩聲,她道:

「本芙子真不知道該怎麼說妳!」

來了,妳以為會被責罵,結果事情與妳想的差了十萬八千里。

「這書就是要看耽美!看什麼言情!!」

妳傻眼「……哈?!!」

「身為我本芙子來好好為妳科普的女人,不可以不知道耽美文的樂趣!走,本芙子為妳好好科普科普!!」

就這樣,妳被莫名其妙的拉走,被莫名其妙灌輸了一大堆男男的知識,還被莫名其妙地撲倒。

早上醒來腰痠背痛,妳覺得這幾天眼睛怪怪的,看男人跟男人一起就會想起巧天工的話腦補出邪惡的畫面。

「芙子啊~芙子…妳可害慘我了!」妳嘆息。

翠蘿寒

妳正座,看著翠蘿寒皺眉的表情感到一陣羞愧,低下頭不語。

現在兩人之間充滿著尷尬、沉默。

妳最先開口認錯,「…對不起…」

看她還是沒有回應,妳緊張得把裙擺用手指給絞地發皺了。

她看著妳,無奈地談一口氣,摸了摸妳的頭道

「…不要再看這種東西了,好嗎?」

妳大力點頭,生怕她不信,「--我向蘿寒保證,我不會再看了!!」

她看著妳這幅模樣,笑了笑,溫柔地抱著妳。而妳也回抱她,臉上洋溢著幸福。








(づ ●─● )づ果然還是翠姐姐最棒了!!!!

當然!其他人也很不錯!!(但我就愛蘿寒)

霹靂 雪花紛飛,寒冬之時……

ummm 這是本姑娘第一次發文,文筆渣請見諒(ー_ー)!!






翠蘿寒

最近天氣異常,本是溫暖的春天卻白雪飄飄,妳裹緊自己的大衣希望能溫暖些。本在一旁撫琴的翠蘿寒看到妳這般模樣,拿下自己的披風放到妳身上:

「臉都凍紅了,走,我們回屋子」

她拉起妳的手呼出熱氣,妳那冰冷的手慢慢回溫,連帶著臉的溫度升高不少。

「…給妳添麻煩了嗎…蘿寒……」

她愣了一下,笑了笑,用恨不得把世界送給妳的語氣道:

「就算妳要我去採那天山的雪蓮還是生長在懸崖的野花,我都心甘如飴,這點小事怎會麻煩呢~」

妳回握翠蘿寒的手,用力地搖搖頭

「--我絕對!捨不得將我最最珍愛的蘿寒送去冒險!絕對!」

明明天空還飄著雪,為何臉會那麼燙呢?翠蘿寒臉上緋紅泛泛,她把妳擁入懷中,在妳耳邊輕輕地道

「…傻瓜!……」

妳突然覺得,這個寒冬終於有點春天的樣子了。


綺羅生

妳就像隻貓一樣縮在綺羅生懷裡,若有若無的把玩他的長髮,配合著他的琴曲,時不時哼個一兩下。

「妳怎麼了,吾可沒見過妳這般模樣」

看向舫外陰暗的雪夜,妳的雙眸慵懶,不得不說妳這般模樣也別有一番風情,埋首於綺羅生的胸懷中,妳悶悶道

「…天冷…不想動……」

他嘆了口氣,把妳整個人更往他懷裏帶,滿鼻子都是熟悉的牡丹香氣讓妳安心的蹭了蹭

「這樣有好一些了嗎?」

「…不夠…」

妳把他推 倒,滿意地看著他露出驚愕的表情。白潤的玉指挑開了那腰帶,撫上了那精壯的胸膛,舔舐稍微乾澀的嘴唇:

「…這樣…才夠!……晤…」

吻上那薄嫩的唇,兩人唇齒難分緊密相連,突然,換妳被壓制在地,眼前的男人露出了有如狐狸般的笑容,眼中精光閃爍

「--夫人既然如此怕冷,那麼吾可要好好【溫暖溫暖】夫人的身子…」

妳張開雙手抱住他,而他則回妳一個熱烈的親吻。

外頭的風雪,也無法冷卻舫內的一片火熱。




怎麼說呢,這算是一篇處女文吧!還蠻值得紀念的。<( ̄︶ ̄)/